杨大林先生与“自1”高面值之缘

2018/6/26 15:17:20 评论 浏览 类别:趣闻轶事

2000年2月初,杨大林先生第二次汇款去北京西站自助邮局函购电子邮票。不久就收到了自助邮局负责人张小姐寄给来的一批电子邮票及一份为他代寄实寄封和购票清单,款、票两清。杨先生发现,其中有许多高值和特高值新票。

这是由于购票方式和传统邮票不太相同的缘故,因为电子邮票购票的主动权有相当一部分是掌握在售票方的。他们不太可能按照需求者的要求打票。主要是在同样购票额度下,小面值的票品打印数量要大得多,且打印占用时间长,成本高,所以邮局对这种委托购票时,如需求方无特殊要求的话,他们尽量是少寄些低面值的邮票,多寄些高面值的邮票给你。这样可以尽快填满你汇去的款项。当时杨先生收到邮票后并不很情愿,虽然邮票面值和钱数是对的,可是邮票就那么几张,心里总是不太平衡。求人办事总会不称心的。时值今日他应该是十分得意了,因为高面值邮票的总数是非常少的。俗话说“物以稀为贵”,越是数量少的品种越有收藏价值。当初的邮局之举,无意间为杨先生创造了额外的财富!中国自1中的高面值珍稀品种还真有不少出现在杨先生的邮集之中,如著名的99.90元最高面值的电子邮票。此次函购中最值一提的是有高值“蓝电子”邮票的存在。当然那时杨先生同其他的收藏者一样,对中国自1的认识并没有蓝黑之分。他拆开信一看,光是8元、10元、10几元的高值邮票就有多枚,心中不知何故来了一肚子气,想来想去,留着这些干什么?只好贴信寄给德国邮友,省得这些高值邮票在他这里没有用处。于是就贴封若干个,凑满面值,写上地址,再套寄给北京自助邮局的张小姐,因为杨先生身在南京,那里的邮局是不能用电子邮票寄信的,只能请她代寄。杨先生在其中的一个信封中还给德国邮友写了几句话,请对方收到后给他退回一两个信封。2000年2月28日这批封寄出了。数十天后,他便收到了由德国退回的两个国际挂号实寄封,也未细品便随手放进一个纸盒里,很长时间没有再翻动。不就是个高值的国际挂号实寄封嘛,有啥了不得的?当杨先生获悉“蓝电子”邮票的消息时,再开始翻找所有有关“自1”的邮品时。翻出了这枚实寄封,不由的眼前一亮,这正是8元和3.70元两枚蓝电子又加贴了两枚黑电子的国际挂号实寄封呀,蓝电子的新票很少,实寄封就更少,而高值的实寄封则是少之又少!而且封的经历也确实不凡,从南京邮局汇款去北京自助邮局,对方取款后打票寄回,贴好封写上地址,再套寄到北京,请对方代寄到德国,德国邮友收到封后,再套寄退回来,连过了五、六道坎,当真不容易。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

    暂无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