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动化集邮经历—“自1”

2018/8/2 11:15:18 评论 浏览 类别:集邮入门

作者:殷宗琳

我谈不出自动化集邮的方式,借此谈谈自己的经历和做法,与同好交流,促使自己提高。

2000年退休,2001年春节开始恢复集邮(1966年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和家人把所有的邮集全烧了……)。但我发现现在的情况和当年发生了很大变化,从何入手呢?补齐一些必要资料,集戳,戳从带桥的开始(我所在地为北新桥邮局,而北新桥又有美丽的传说),邮品从金卡开始。就这样到了2001年7月3日(恰好是“自1”停售的日子)我为了向王晋枫老师请教“临时中立”,在新世纪邮局(他当时撤展)我们在自助邮寄机上互寄了本埠印刷品,那是我第一次。

也许是日期的巧合,没过几天我就碰到了电子邮票首日封,当时的情景我记忆犹新,出让者拿出12枚封,6枚是电子邮票首日销西客站戳,署名实寄(事后知道是设计者之一),4枚海陆空警拜年封,2枚广东电子邮局带59秒和00秒99年2000年交替实寄封。(也就是这首日封惹的祸,使我后来与电子邮票结下不解之缘)。回家后仔细把玩,逐渐形成一个想法:我要搞电子邮票——当时搞金卡,也是看它是近期的,容易搞。电子邮票更近不更好搞吗?那时我还没电脑,也不知和谁交流,就使出最笨的方法,查手里的资料,在1993年的《中国集邮报》上首次出现德国电子邮票的说法,知道了外国比我国早多了。在后来的收集过程中,发现我国虽晚,但却不好找,问谁谁都不知道。一晃到了2002年,我有了电脑,上网认识了些资深集邮爱好者,知道了黑电子、蓝电子;知道了牛眼戳;知道了西班牙、港、澳、台等等发行电子邮票的情况。我又逐步确立了一定要有我国电子邮票一套新票(不惜代价,不要像猴票造成遗憾),而外国电子邮票只收集信销票,价格低买得起,并且内容多、有琢磨头。

在这过程中,我又逐渐发现自动化集邮包含的很多,有混合信函、有邮资机戳……我又根据自己的情况,准备把分拣荧光条码作为自己将来进一步的研究方向,这方面国内的实寄封比起国际封难找多了,但现在还能找到,还要下功夫,同时也希望同好能支持我,交流这方面的东西和信息。

这就是我准备在自动化集邮方面做的打算和我的实际经历,非常平常。从技术角度和学术角度什么也没说出来,因为时间还短,东西还少,最重要的是邮识还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希望在自动化集邮的大家庭里与同好共同进步共享快乐。

还未登录,请先 登 录

相关链接

    暂无相关资讯...